水空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空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并购依赖不是病数据告诉你重磅炸弹多是并购来的

发布时间:2020-07-10 18:24:38 阅读: 来源:水空调厂家

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大型制药公司对并购的依赖程度愈来愈重长期以来一直受到人们的质疑,现在终于有了正式的结果:2016年,通过并购所获得产品的销售额将与企业自身研发的产品的销售额相当,据医疗健康领域行业及市场调研公司EvaluatePharma最近对全球前20强制药公司进行的分析。

该研究还发现,全球处于III期临床研究的前100强产品中(基于产品的净现值评估),64%的产品来自于公司外部。其中就包括了罗氏的抗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1(PD-L1)单抗Atezolizumab,该药物位居全球处于III期临床研究的前10强榜单中的榜首,由罗氏通过并购基因泰克而获得。

根据这份报告,罗氏现在已经成为最依赖并购的公司,该公司的另一只处于III期临床研究药物Lampalizumab同样来自于并购,Lampalizumab是由罗氏旗下的基因泰克于2007年从Tanox公司收购获得。同时,2014年罗氏公司通过并购获得产品的销售额在公司销售额的占比已经高达74%。且这一比例到2020年将攀升至85%。并购战略看起来并没有对罗氏公司造成损害:在接下来的5年内,罗氏公司有望稳稳占据全球制药业第三的位置。

艾尔健正在期望通过并购产品来获得同样的增长,所以一点也不要对艾尔健公司近年来涉及到的交易感到惊奇。2014年该公司通过并购获得产品的销售额占公司销售额的53%,2020年将高达70%。通过疯狂并购将使得该公司到2020年顺利跻身全球制药业前10强,位居第九,而2014年的排名仅为第19名。

与此同时,百时美施贵宝寄希望于通过并购实现巨大的跨越,虽然2014年该公司通过并购获得产品的销售额仅占公司销售额的16%,但是到2020年这一占比将猛增至61%。这其中,抗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抑制剂Opdivo(nivolumab)功不可没。该药物继2014年12月23日获得FDA批准用于作为末线药物治疗黑色素瘤之后,2015年3月5日,又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基于铂化疗或后有进展的转移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成为首个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肺癌的PD-1药物。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该药物将有望成为百时美施贵宝销售额最大的药物,2020年有望达到79亿美元的销售额。

百时美施贵宝2009年通过收购Medarex,将Opdivo(nivolumab)和另一只伙伴重磅炸弹药物伊匹单抗(ipilimumab、Yervoy)纳入囊中,后者于2011年3月26日获得FDA批准该用于治疗晚期黑色素瘤,成为首个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黑色素瘤的药物;现在看起来当时百时美施贵宝24亿美元的前期金掏的确物有所值。

百时美施贵宝2020年销售额第二的药物,新型抗凝血药物Xa因子抑制剂艾乐妥(阿哌沙班、Eliquis)同样来自于公司外部。该药物是从杜邦制药公司获得。

但是,全球前20强制药公司中也有许多公司没有采取这一战略。如,吉利德科学公司将看到通过并购获得产品的销售额在公司销售额的占比出现下降的趋势,从2014年的62%,下降至2020年的20%。

吉利德科学公司有一只处于III期临床研究的药物替诺福韦艾拉酚胺富马酸,位列全球处于III期临床研究的前10强榜单中的第二位。该药物是吉利德科学公司已经上市的用于治疗艾滋病的老药韦瑞德(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Viread)的前体药物,该药物由吉利德科学公司自研。

但是这只新药的光芒与吉利德科学公司的丙肝治疗业务组合相形见绌,该组合来自于内部研发和外部并购。作为全球第一个被批准治疗慢性HCV基因型1感染复方制剂Harvoni(索菲布韦、Ledipasvir)将有望成为2020年吉利德科学公司销售冠军。它也是第一个被批准不需要给予干扰素或利巴韦林的方案。紧随其后的是处于II期临床的丙肝三联治疗药物GS-9857、索非布韦、GS-5816。但是,这种情况将很快发生变化,如果吉利德科学公司如人们所期望的利用其最近的100亿美元的融资活动来开展交易和开展除丙肝之外多元化运作的话。

自力更生的阿斯利康和葛兰素史克

另外两家公司,葛兰素史克和阿斯利康也没有在并购上表现太多,前者已经回避了并购,后者虽然在2007年以156亿美元收购Medimmune,制造了当年最贵的并购案,但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这两家公司,2014年通过并购所获得产品销售额与公司销售额的占比分别为10%、3%。

这两家英国制药公司也可以依靠通过并购获得产品,这一战略到目前为止至少对于阿斯利康来说,有好有坏。虽然目前已经有这样的批评,阿斯利康对于尚处于早期的高风险项目投入过高,诸如Rigel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治疗药物fostamatinib,在III期临床遭挫后,阿斯利康放弃该药物的研发,并将权利归还给了Rigel。

但是,阿斯利康在通过自身的努力也取得一些成绩的同时,也正在构建有利于自身的合作关系,最显著的是和塞尔基因就程序性死亡受体抗体Durvalumab签订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阿斯利康将净支付4.5亿美元的前期金。这一项目对阿斯利康未来的成功至关重要,作为该公司最有希望的处于III期临床的竞争者。

与此同时,葛兰素史克通过并购获得产品的销售额从现在起到2020年将持平,随着该公司聚焦于稳健,但并不能让人鼓舞的疫苗和消费者保健业务。也许,葛兰素史克可以学学其他制药公司的样子,为了促进增长去通过并购获得创新产品。也许,像人们所预计的那样,如果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安伟杰爵士被赶下台,公司的战略可能会转向并购。

甘肃职业装订做

日喀则职业装设计

铁岭定制西服

威海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