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空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空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正处第四转折点中国也有类似循环

发布时间:2020-03-23 09:45:50 阅读: 来源:水空调厂家

尼尔·霍华德(NeilHowe)是美国知名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以及人口统计学家,经常对美国当代人状况、国家经济以及社会变革进行分析。作为美国杰出的思想家,尼尔·霍华德精准地分析如今美国一代人的情况,其做事的动机以及如何塑造美国的未来。

新闻配图

第四转折点——专访尼尔·霍华德

尼尔·霍华德(NeilHowe)是美国知名历史学家、经济学家以及人口统计学家,经常对美国当代人状况、国家经济以及社会变革进行分析。作为美国杰出的思想家,尼尔·霍华德精准地分析如今美国一代人的情况,其做事的动机以及如何塑造美国的未来。

尼尔·霍华德共著作了九本有关美国世代方面的书,并与美国历史学家威廉·施特劳斯(WilliamStrauss)合著了多本书,包括《世代》(1991)、《第四转折点》(TheFourthTurning)、《千禧一代的崛起》(MillennialsRising)以及近期的《工作中的千禧一代》(MillennialsintheWorkplace)。对于《第四转折点》,《波士顿环球报》(TheBostonGlobe)评论称:如果尼尔·霍华德和威廉·施特劳斯的观点正确,那么将他们称为美国最伟大的先知一点都不为过。同时,尼尔·霍华德撰写了很多有关人口统计方面的书以及政策报告,如《大国老龄化》(2008)(GrayingoftheGreatPowers)。

尼尔·霍华德是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forStrategicandInternationalStudies)高级咨询顾问,协助执掌全球老龄化机构(GlobalAgingInitiative)。他获得耶鲁大学历史和经济学硕士学位。

以下是有关EricoTavares对尼尔·霍华德的专访摘编:

EricoTavares:尼尔·霍华德先生,今天很高兴您能够接受我们的访问。过去数年里,您的研究影响着我们许多人。多年前,我们曾拜读了您《第四转折点》一书,具体内容似乎已经有所淡忘。2008年出现发生的一切让我们深感时代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再度阅读您在10年前的这部著作深深被您的预测所震撼。对于那些还不是很了解您书的读者,您可以简要概述下这本书的内容吗?

尼尔·霍华德:正如你用转折点来定义的那样,它是一个历史单位,通常为23年左右。在对整个美国以及全球其他国家历史进行深入分析后,我们对许多国家世代历史进行分析发现了所谓转折点的存在。研究发现,不仅社会世代存在差异,且还具有特定的模式,即特定的顺序。某些世代类型总是随着其他类型变化,从而在整个历史进程中存在特定的顺序和节奏。例如,美国大危机,每隔一定的时间就会出现,包括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美国独立战争、美国内战直到后来的经济大萧条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这都是按照一定的顺序。这些都是美国历史上重大的第四转折点。相反,第二转折点基本是发生在这些危机之间。这些都是重要的文化动荡。

因此,在第四转折点我们重塑了外部世界:经济、政治、帝国、技术、基础设施。第二转折点重塑了内部世界:种族、价值、艺术。除非对所有社会趋势的多样性进行窥探,否则不会发现其中的阴阳二气(yinandyang)。

我需要指出的是,在这种循环中,不同世代之间的内部联系会对儿童世代产生影响。当他们步入中年成为父母以及领导者时,会重塑历史,这又会对其下一代产生影响。这是一个充分融合且完整的循环。

这是少数循环之一——不论你谈论有关战争、政党选民重组选举(realigningelection),还是家庭生活循环或是经济的长期循环——其周期都严格的由人类生活的阶段所决定。无论是60年的循环还是100年的循环,长期循环理论者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他们总是关注是什么来支配这些循环。为何不是2年或是5年?

因此,我们的研究就是专注于人类生活的生物学联系。

ET:是的,许多历史学家、经济学家,甚至政治家都在对历史循环进行研究。您说的对,他们都倾向于将这些循环与自然和某些诸如行星运动之类难以理解事项联系一起。您著作中提到很多时候这些循环都是由不同的世代所推动。每个世代都与前面的世代存在差异。我们通常都将社会看做是连续的,但正如您指出的那样,情况并非这样。

尼尔·霍华德:是的。每个世代都不同,不仅是因为他们受父母的鼓励,还在于他们对那些由中年人控制的世界进行反抗。这使得每个世代都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我们发现四个不同世代,每个都来源于这四个不同的转折点。当每个世代的老化进入生活新阶段时这四个转折点便各具情绪。

ET:事实上,我们首次使用千禧一代这个词,这是指那些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

尼尔·霍华德:没错。这就是我们在1991年的著作《世代》。当时最大的千禧一代仅仅只有8岁。很有意思的是,那是所谓的X世代还没有准确的称谓。

如果X世代并不认为其生活很糟糕,那么不妨回忆一下,那些在他们后面出生的人甚至比他们还先有称谓。

ET:是的,X世代的人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

NH:几个月前他们做了一项调查,旨在了解在企业盈利中哪个世代被提及的最多。排名第一的是婴儿潮一代,其次是千禧一代,第三为X世代。

ET:第四转折点总是在第三转折点之后出现吗?还是我们仅仅对未来世代情况进行猜测?

NH:从历史情况看,答案是肯定的,转折点总是按照这样的顺序出现。事实上,这种顺序的规律性十分明显。我认为,如今绝大多数美国民众都意识到,我们正处于与上世纪30年代类似的社会情绪当中。

ET:通常情况下,这种转折点会持续多久呢?您提到是20-23年?

NH:转折点与世代一样具有很大的差异性,可以是18年,也可能是23年。其长短取决于历史时间,但总的来说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基本生活周期。因此,转折点长短有别,如同季节那样,春季会最早到来,冬季会稍晚来临。

ET:我们可以对转折点何时到来进行预测,但对转折点带来的社会变革却无能为力。回顾历史,有些转折点带来的影响较为深远,有些则不然。这种观点正确吗?

NH:是的,第四转折点的紧迫性以及外部世界和制度世界如何重塑都与其他转折点不同。美国历史上所有战争都在第四转折点来临,但我并不认为第四转折点必然会带来战争。它还带来了其他一些紧迫性,诸如经济必要性(economicnecessity)。

ET:第四转折点带来何种类型的经济环境?您将情况与上世纪30年代对比,当时因经济大萧条而面临很大的挑战。除了社会目标的紧迫性外,是否有经济因素会在第四转折点出现?

NH:我们对此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上世纪30年代,我们经历了通缩、竞争性贸易战、就业不足的十年。而目前这些情况再度出现,美国著名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阿尔文·汉森(AlvinHansen)用长期增长停滞(secularstagnation)这个词来描绘这种情况。

随之而来的人口现象:移民率下降——过去数年,美国移民数量呈现明显下滑趋势,生育率下降,人口流动性比率下降。并非所有都是负面的,还有不少是正面的现象,如在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犯罪率下降,在过去15至20年,也出现这种情况,青年暴力现象也有所减少,这是千禧一代的典型标志之一。在过去20年,另一个与上世纪30年代相同的现象就是数代同堂家庭有所增加。在20世纪80年代,在25岁至34岁年龄段里,仅仅只有11%的人与父母或者长辈同住。如今,这一比例上升至23%,数代同堂的年轻人数量已达到千万。上世纪30年代的情况也与之类似,部分原因在于经济推动。这种情况总是会在第四转折点出现。

ET:十分有趣!那我们目前是否处于第四转折点呢?如果是,何时开始的呢?

NH:事实上,第四转折点在2008年就出现。我们认为,2008年是很好的政治和经济分化,最终会被大家感受到。如果对历史进行回顾我们能够更好的感知到这些转折点。

ET:我们十分理解为何很多人认为2001年是个关键的转折点,因为他们认为,在911后美国呈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NH:我认为主要体现在国外。我想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只有在2008年后,诸如生活增长标准、收入不均、对美国经济复苏能力的质疑都开始出现。如今,没有人能够统治世界。专制政权仅仅只能在其管辖范围内行使权力。

ET:如今,得益于很多向您这样的专家学者所做的研究,我们能够很好的预测未来的情况,这在过去是难以达到的。然而,我们似乎难以改变这些演进历程。因为有太多的因素会形成阻碍,诸如政治纷争、反对力量等。这会使得第四转折点的所有后果都可能出现,您同意这一观点吗?

EH:是的。第三转折点的后果之一就是政治生活没有出现明显的改变。回顾上世纪90年代,特别是冷战后,政治或者宪法层面是否出现过很重要的事情?即便在大萧条之前,有情况发生吗?但在2008年后,有很多举措来支持经济。

ET:已经到达临界点。。。。

NH:没错。大家会注意到,当一代人的权力结束后,会有新的掌权者。目前的情况就是婴儿潮一代逐步退出舞台,而千禧一代开始大展拳脚。我认为,这是我国目前将要面临的重大变化。千禧一代更加团结,对未来更加乐观。我们对所有年龄段所做的众多调查显示,婴儿潮一代最为悲观,而千禧一代更为实际、团结,乐观。

ET:事实上,从我国的情况看,千禧一代行程满满。我们刚才一直都在谈论美国,那么全球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如此吗?比如欧洲?

NH:是的。欧洲与俄罗斯、讲英语国家以及东亚都存在很大的相似性。他们都有二战一代,这可能是因为大萧条是个全球性的事件。美国有婴儿潮一代,而欧洲这一代人规模也十分庞大。

ET:那么就连中国也与我们有类似的循环吗?

NH:没错。我们GI一代就是他们长征的那一代,我们的婴儿潮一代就是他们红卫兵那一代。如今,我们所讨论的千禧一代正是中国称为小皇帝的一代。

ET:这是一个很独特的视野。目前有国家或者地区在这点上存在更为乐观的转折点吗?

NH:我不这样认为。第四转折点很必要,无论好坏。我想强调这点。某种程度上,这就好比是一场森林火灾:旧的被烧毁,但会有新的植被生长。

ET:我们目前所谈论的是那些十分悲观的X世代人。。。。

NH:我们不妨这样看,如果标普500指数下滑50%,会带来什么好处呢?美国千禧一代将可以很好的价格购买美国期货。我们不妨看看他们当前所处的局面:储蓄难有很好的回报,对未来投资却成本高昂。我认为,我们政治和社会将面临很多创造性破坏。比如大家目前都认为希退的可能性很大。我认为,这将会导致南欧动荡,也会凸显中东和俄罗斯以及远东之间的紧张局势。

但这也会催生好的东西。那些处于紧张局势的全球年轻人并不开心。他们的需求都得不到满足。因此,我就用Schumpeter的话来总结:创造性破坏。这些情况会在第四转折点发生。

ET:人口统计学和地理的相互作用说明当前主流经济学缺乏什么呢?

NH:如今有关主流经济学有很多讨论。我不知道是从哪儿开始的。

ET:如果让您选择一个呢?

NH:那么我会说如今经济学教学、出版方式的狭窄,以及其无法与其他社会科学更好的融合为多学科。

ET:您企业所出版的著作被广大对冲基金和机构投资者拜读。这些著作是基于您过去数年致力于提升经济、金融、社会结果,特别是有关主流经济学缺陷方面的研究吗?

NH:是的。我的企业SaeculumResearch向机构投资者出版那些研究成果。

ET:很不错。那么除了您的书外,还有什么渠道可以获取您最新的视野和研究成果呢?

NH:可以登陆我们网站订阅免费新闻。里面还有一些链接关联我们的工作。这是了解我们动向的重要门户。

ET:最后,感谢您在白忙之中抽出时间参与我们的访谈。希望您工作顺利——也希望第四转折点的结果是好的。(双刀/编译)

凤凰iMarkets译自ZeroHedge

液压万能试验机采购供应商哪家好

旋转弯曲疲劳试验机

水平垂直燃烧试验机生产

落锤式冲击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