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空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空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视评论员有人吃肉有人喝汤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4:02 阅读: 来源:水空调厂家

央视评论员:有人吃肉有人喝汤 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这几天,席卷全国的高温成为大家最关心的话题,而在这火热的天气当中,关于中国经济究竟温度几何的讨论也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昨天,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对当前的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在总结了上半年经济和对下半年经济的工作部署之后,我们看到“稳”字成为了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字,也是很多人关注这个会议精神中领悟的最敏感的一个字,那么“稳”该如何解读?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贺铿、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  经济平稳增长,价格基本稳定,就业总体平稳,稳中求进,稳字当先,稳该如何解读?  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小王,在济南的一家家具装饰公司做导购,由于老家家在日照,在济南工作先要租房子。  小王:我的心理价位是400元,顶多500元。  某房产中介公司工作人员:你这个价格,你上哪去找去?  这些要整租的三居室月租价是1600元,平均一间房间也要500多。小王盘算,即使拉同学来住,也要先垫付三个月的全额房租,中介费和押金共计750元,这对小王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最后小王又看了几家,最终定位在一套价格为1000元的两居室上,这套便宜的两居室只是一个空房,没有家具、家电,也没有暖气和天然气。  小王:我心里感觉单人租,三、四百块钱应该很好找,没想到现在租房子这么困难,三、四百根本租不到,至少也得五、六百。  一家中介工作人员说,前几年在这周围的小区,确实能租到八、九百的两居室,但随着近几年来,房租大幅度上涨,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千元以下的房子出租了。  今年6月份,全国住房租金价格同比上涨了4.1%,房屋租金的水涨船高也凸显了物价上涨的隐忧。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上半年,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4%,从数据上看,总体温和增长,但要警惕抬头的趋势。  物价在涨,那我们的收入是不是能跟上?上半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5%,比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农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实际增长9.2%,比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在我国经济增速趋缓的背景下,居民收入的回落值得高度关注。就业是经济的晴雨表,上半年中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725万人,同比增加31万人。二季度末城镇登记事业率为4.1%,与一季度和去年同期持平。  贺铿:政府不应用加大投资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我觉得传达出最重要的信息还是稳。就是说我们的宏观政策在目前没有改变的必要。要坚持和稳定过去的垄断政策。我们的经济正像政治局委会议分析的那样,从各种情况和统计数字来看,上半年是在预期的范围运行,应该说是比较稳定的。所以有许多人总在想中央要改变政策,要有刺激政策,那么这就告诉大家,现在不需要,现在要稳定我们的政策。不是说减少刺激的动作是必要的,也不是说不动作。我们去年下半年以来,如果说我们经济当中存在这样的问题和困难,形成的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原因是过度投资形成的。既然是过度的投资形成的困难和问题,再用加大投资的方式去解决,那就是完全错误的,因此现在,不是随便像有的人所希望的要扩大投资。  现在我们不应该着急,应该说我们的经济希望它在很短时期之内回到8%、9%这样的一个增长速度,我个人认为是基本没有可能,我们也不需要那样的增长速度。我们需要有质量、有效益的增长,这个简单的GDP增长对老百姓并没有带来什么特别的实惠。今年上半年这一组数据里,令我很关注,很担心的就是,在这样经济增速相对还比较低的情况之下,我们的城镇居民的收入还没有跑过经济增长的速度,这就说明了是一个问题了。因此,我们今后应当使就业更加充分,使百姓的居民收入增长更快一点儿,那么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也慢一点的话,它的质量也就会提高。  刘戈:稳增长主要是稳就业稳就业就靠小微企业的发展  人民大学对50位经济学家做了一个调查,对于上半年7.6%的这个数字,大部分人认为这个数字是可以接受的,是合适的,70%的人认为,不需要有新的刺激政策。所以现在通过政治局的会议,实际上对稳有一个强调,就是说这个稳有一个区间,那么这个区间就是说我们下限应该在7.5%,底限在7%。在这样一个状态下,就像骑自行车,我们既不能够因为骑得太慢,最后导致失去平衡,同时的在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去发力,然后去进行加速,而是把它确定在这个阶段里面,那么在这一段里面它是合适的,所以要保持的这个稳。还有另外一些数字其实也在支持着这个稳,也就是说虽然经济增长的速度在减缓,但是就业,上半年新增就业725万,那么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还要提高30多万,那么也就是说在经济下行、相对增速减缓的同时,就业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所以有稳的条件。  在6月份到7月这一段时间,有一些投资银行,包括《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等这样一些国外的主流财经媒体,对于中国经济的形势估计的还是非常严峻的,甚至有一些机构拿出来百分之六点几,甚至五点,甚至有人说中国经济可能要硬着陆,而且不要担心硬着陆。另外一个机关,就像林逸夫教授为主导的,那么就觉得我们经济其实还应该能够保持7.5%到8%,这样相对更高一点儿的比值。但现在看来,包括我们大部分主流的经济学者和中央政治局的看法,它是相对平等的。也就是说它在7%到8%之间,要寻找到相对平衡的区间。在这个区间里面,那么它既能够保证我们的经济结构的调整,同时也保证我们的就业和保证人民收入的增长,这是一个相对合适的区间。  就是对小微企业的评估,我觉得现在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就包括在这之前,这两个月,尤其是在7月份,中央主管经济的领导频繁在各地进行调研。尤其是在中西部地区,那么包括李克强总理,包括张高丽副总理等等,他们都分别在广西、四川、贵州进行调研,而且召集各地的地方领导进行座谈。我注意到李克强总理在广西钦州召开了小微企业的座谈会,那么他在里面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叫大企业是顶天立地,小企业铺天盖地。那么现在我们稳增长主要是什么?稳就业,稳就业就靠着小微企业的发展。所以在7月24号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政策出来了,两万元以下月营营业额的小微企业,营业税、增值税免掉,600万家小微企业会获益,那么这个600万正是牵扯到几千万人就业的问题。就是说你通过放权,通过给小微企业更多的扶持和优惠的政策,让他们吸纳更多的就业,只要就业托住了,那么我们的经济GDP的增长速度慢一点儿,快一点儿,其实无所谓。  白重恩:刺激政策应着力在减少企业负担上而不应做更多政府投资  我们强调宏观经济要稳,我觉得不应该有太多的大起大落的刺激政策。如果说刺激政策,应该可能是在减少企业负担上面考虑。而不应该是做更多的政府的投资。其实中小企业所面临的税赋或者是费用的负担,都其是比较重的。如果我们能够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来减轻中小企业所面临的税收和缴费的负担,应该对经济有比较正面的促进作用。所以就是说我们的刺激政策可能应该是转向,不应该是由更多的政府的投资来作为主力。  刘元春:三季度经济形势持续回落四季度有触底回升的趋向  目前提出区间管理,一是不能出现大规模失业,第二居民收入增长不能出现明显回落,第三一些局部性的金融问题不能够大范围强化,从而导致局部的金融风险,或者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当然与这些指标相关联的还有,比如说物价水平如果出现全面通缩,这个问题也很严重。下半年经济形势在全球经济疲软的态势下,可能会有一个持续回落的过程。这个回落主要就会体现在三季度,但是由于目前政策的重新调整,以及四季度全球经济的逆转,使全年的经济出现前弱后稳这样的一种态势。也就是说四季度有一个触底回升的趋向。  刘戈:托底就是要让我们的收入水平跑过GDP的增长速度  所谓托底到底托得是什么底?我觉得托的就是中低收入者的收入问题。如果大家的收入能够增长了,这个底就托住了。现在在我们GDP的比例里,我们消费只占到百分之三十几,这和世界平均相比差了将近一倍。北京大学的教授做了一个测算,如果要是在十年之内达到世界平均水平,那么我们需要在十年之内让我们的人均收入水平比GDP每年高出4%,其实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所以这个底能不能托得住,就看今后能不能让我们的收入水平跑过GDP的增长速度,这可能是一个难题。  贺铿:只要把中小微企业搞活了我们的就业就有保障  这些年来,从统计数据来分析,尽管居民收入也有7%甚至8%的增长速度,但我们前几年经济增长速度是9%、10%,因此使得我们的收入分配的结构发生了严重的扭曲。我们GDP当中的最终消费率全世界是平均数是65%,我们已经降到了45.5%,比人家低了将近20个百分点。那么最终消费率的降低,就是说我们给劳动者的报酬的比率不够。一般用什么东西来衡量呢?就是用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的GDP来比较。那么通过这个数来比较呢?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在55%以上。去年的收入我算了一下,我们只有42.3%,那就说明我们的劳动报酬率低了,这就应该扭转我们的治制理念,真正关心民生。  我们的收入在目前,相对于过去来讲,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过去有的管理部门呢,总用话来诓住大家,不能到一定的速度,那么就不能保证就业的充分,因为一个百分点对应着多少人的就业。但是这句话肯定不能成立。真正的就业是中小微企业,中小微企业当中又主要是民营企业,我们做过统计,75%到80%的就业增加的元素都是在民营企业,所以只要把中小微企业搞活了,我们的就业是应该有保障的。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不一定要过去那么高,哪怕就是6%、7%,还是可以保证自主的就业。  刘戈:有人吃肉有人喝汤现在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过去几年,我们的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收入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经济增长带着收入增长,那么这个增长,有人吃了肉,有人喝了汤,这个差距实际上越来越大,吃肉的人吃得越来越多,喝汤的人,汤就越来越淡。那么现在在速度降下来以后,一方面让那些喝肉汤的人,他的肉汤能够浓一些,能够吃上一些肉,另外,还要有财税政策,能让前边天天吃肉太多的人能少吃一点儿肉。也就是说,通过一方面经济结构的调控,发展方式的变化,要让社会发展的均衡。让底层的低收入者的福利能够有一个提高,这个光靠经济的调整是完不成这个任务的,税收也是重要的一环。  贺铿:要减税要让政府让利  我一直主张要减税。为什么呢?因为这两年来,企业的困难很多。劳动力成本在不断的提高,融资的成本在不断的提高,甚至包括原材料的价格也没有跌下去,尽管我们PPI是负的,但是它也没有真正的跌下去。所以中小微企业生产当中的困难很多,再加上我们的货币政策,对内贬值,对外升值,对于我们的外向型企业也带来许多的困难。因此唯一的可以选择的办法,也就是政府让利……

河北衬衫工厂

天津广告衫订做厂家

河北定做工作服厂家

北京冲锋衣批发